文案:

從溫行之熟悉溫遠以來,就一直在幫她收拾爛攤子,久而久之,溫行之就覺得,為免她禍害他人,自己還是親自收了她為好。

溫叔打擊早戀時:

溫行之淡然狀:你這個年紀對異性產生的好感只能稱之為精神衝動,做不得準。

溫遠不解狀:那要是經過深思熟慮的人也不可以交往?

溫行之繼續淡然:不可以。

溫遠洩氣:那什麼時候才可以?

溫行之看著她,露出一個高深莫測的笑:好好學習,二十五歲之後再來考慮個人問題。

簡言之:就是叔侄倆互相把對方叼回家的故事。

 

喜愛度: +0.5

1416044962-219204465.jpg

 

心得:

我發現,我不是叔控.....我更喜歡兄控,所以這本沒戳到我的萌點,只能說不合胃口。

嚴格說起來,不算在養成,男女主角真的熟悉起來,女主角已經17歲的樣子,這麼"大"的年紀,在我的標準中,她已經接近成年人了......

機緣巧合下,男主角幫忙收拾女主角的爛攤子,兩人在相處中慢慢的感情變化,從一開始的親情轉化成愛情,女主角本來看到男主角就像老鼠見到貓一樣,不知何時起,小叔溫潤無聲的照顧讓她上了心。

但我沒看出男主角是怎麼喜歡上女主角的,哥哥也是,一開始總愛欺負她,某天就有了變化,真的是某天,關於感情上的轉折,作者這方面的描寫太少了,讓我很沒有認同感.......

男女主角的相處上沒有什麼代溝,或是對自己的自信,雙方因年紀而產生的信任問題,一路順風的直到兩人的關係被家人發現才有了波折。

男主角一直像個長輩般的包容她,像個情人般的陪伴她,可謂完美情人,唯一的小缺點就是當中發生一件被人炒新聞的緋聞,他覺得這不重要不需要解釋,但人有時就是需要言語上的安慰跟肯定,人類還沒有進化到心電感應啊!有時誤會就是出現在這種時候,資訊不對等........不過這也算是我個人不喜歡的點。

女主角也沒有常見的年紀小的女朋友愛鬧的毛病,她雖然敏感,卻十分的信任他。

不過她依舊有讓我很無言的點,還不少.....例如她想自力更生,剛升上大學,什麼能力都沒有就想著自食其力,不去找些簡單容易上手的工作,跑到酒店去服務生......呵呵

三不五時就驚訝男主角的資本家身分"多麼多麼"有錢,有錢的她"多麼多麼"吃驚,女主角的家好歹也是"根正苗紅"的特殊背景出身,為什麼對話中卻像個普通老百姓.....你們確定你們是親戚(偽)嗎?她還是跟爺爺住在一起.....

而且一直看她糾結在我威武不能屈,那是他有錢,我不能花一分一毫,但情節上又常安排男主角帶她去吃高級料理,大快朵頤一番,小姐,你說的話跟你的行為完全不一致耶!而且高中時期,說著唯二的好友、好兄弟,結果一畢業就神隱了,好歹字裡行間中提到他們因未來規畫不同而漸行漸遠吧.......這不是不合常理嗎?

還有明知道對方是"惡毒女配",還要跟她喝茶,叫住她,發生不只一次兩次.......我其實不想一直看見她。

這些設定上明顯有硬傷......

不過整體而言還是不錯看的,兩人的相處很舒服,甜寵類型,即使最後有波折,也是很快就被男主角使出的"殺手鐧"給擺平。

我最喜歡的是男主角對爸爸說的話:都睡過了,怎麼分?

很強勢的表態,不會讓女主角一個人去面對家庭裡壓力。

只能說很可惜,我個人不是很喜歡。

 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一葉知秋 的頭像
一葉知秋

一葉落知天下秋

一葉知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訪客
  • 版主你好~哈哈其實我看這本書少說有四五次了,我不是叔控或兄控>_<但是仔細的分析它的每一段落,就會發現,其實溫先生不是一開始就打算和溫遠在一起的,雖然他在畢業典禮(溫遠淋濕了在他家)那天讓她自己聯想到原來他也是喜歡她才對她用了兩年心,也收拾她大大小小的麻煩。溫先生與溫遠在溫家都有一層隔閡,溫遠是養女,在T大事件就和媽媽不再那麼親密了;溫先生每次回家,喬雨芬對他就像招待貴賓,希望留他在家,讓老爺子開心開心。另外他們各自的生母都不是溫家的女主人,他們都曾擁有溫家短暫的溫暖,在這後卻都受到長輩們希望留在自己身邊的束縛,溫行之是老爺子,溫遠則是受喬雨芬。
    對溫遠來說最親最沒大沒小的就是溫行之,而在多年孤身一人讓他覺得"家"的溫暖與關照的人就是溫遠,這份特殊的心情是只有溫遠才可以引燃的,這兩個人是彼此不可或缺的存在。
    他們的愛是累積醞釀出來的,在確認關係之前,溫行之已經付出兩年了,溫遠和他也很糾結過,怕為難彼此,但在第三十章兩人確認關係後就不再擔心這件事了。溫行之對溫遠因同病相憐而入眼,因汲取她的溫暖而重視,之後對她的呵護,包容和心疼也從親人相處方式轉變為情人之間的感情。我想回答版主不知道溫行之為何愛上溫遠的這個疑問,希望可以幫上忙^_^
  • 你好~謝謝你的留言

    有的有的,這樣有讓我更了解他的心情,畢竟我只看一遍,有可能會有沒看到的地方
    他們之間的相依相惜我倒是沒有特別注意到,謝謝你點出來。

    一葉知秋 於 2018/02/22 15:43 回覆